2017年10月

2017年10月

根据安格斯·麦迪森研究院的研究,2008年,中国人均gdp是美国人均gdp的21%,这是1951年日本、1967年新加坡、1971年中国台湾、1977年韩国的水平。“这些亚洲经济体恰恰是利用后来者居上的优势,实现了连续20年的8%-9%的年均gdp增长率。因此,中国未来20年应该还具有以8%的速度增长的潜力。”林毅夫说。

9月16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教授林毅夫在会上演讲。主办方供图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昨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表示,经过40年的努力,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的匮乏、贫困、短缺问题,即“有没有”的问题总体上已得到解决。

他认为,调整为国家税务局征收后,社保缴费的公平性和可持续性都会提高,这是积极的、正确的改革措施。

“但是,产权制度改革和市场化改革必须同步才能有效,产权明晰了,资源才能流动起来,才有了交易市场,市场才能够决定资源配置。反过来,产权明晰了,但政府仍过度干预市场,也不会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不会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杨伟民同时指出。

昨日,针对目前广受关注的“社保缴费将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消息,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主任、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楼继伟说到,“原来的社保管理体制、社保费的征管方式是不公平、不可持续的,具有负激励的作用,合规交费的企业反而吃亏”。

杨伟民强调,如果我们过于纠缠于公有制还是私有制,国有企业改革和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就无法深入下去。但是,如果放在产权制度的视野里,就可以在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这样一个条件下,大踏步地推进国有企业、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带来新的改革红利和发展的红利。

“产权制度改革不完全等同于所有制改革,所有制改革是变动所有权,产权制度改革可以不动所有制。民营企业的成长是所有制改革的成果,国有企业改革和农村改革则是在不动公有制基础上的一种产权制度改革。”昨日,就产权制度改革的相关话题,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央财经领导委员会办公室原副主任杨伟民就作了以上表述。

李伟同时指出,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包括,受结构性矛盾的影响,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的压力较大;受发展方式转变的影响,资源环境的压力日益增强;受收入差距扩大的影响,实现社会公平正义难度不小。特别是今年以来,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出现一些明显的巨大变化,经济问题政治化倾向严重,各国经济复苏步伐分化,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增加。

在林毅夫看来,中国仍然拥有强劲的经济发展潜力,这种潜力的实现程度取决于国际经济形势,以及中国是否能够进一步深化国内改革,还取决于中国是否能够应对技术创新和工业升级过程中的外部性,以及遇到的其他问题。

■ 声音

杨伟民 不必“过于纠缠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楼继伟 社保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更加公平

9月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在社保征收机构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现有征收政策不变,同时抓紧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以激发市场活力,引导社会预期向好。

楼继伟表示,国务院明确要适时、适度降低社保缴费,体现了政策合理化。他说,2017年10月,中央下发文件,明确要求划拨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现在已经有几家中央企业实现划转,希望加快推进划转进度,这有利于改善国有企业法人结构,增强社保可持续性,在精算基础上继续降低社保缴费费率,进一步稳定预期。

9月16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专题研讨会上,与会者对中国经济发展与存在的问题的阐述引发市场关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教授林毅夫在会上表示,“即使连续39年9%以上的增长率之下,中国的增长潜力仍然巨大。因为中国在创新方面还有很大的潜力,还大有可为。中国未来20年应该还具有以8%的速度增长的潜力。”

阅读次数:
 

上一篇:为严惩联合操纵市场的恶劣行为作出示范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